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和她的小男孩](母亲的小男孩)[译文]
[妈妈和她的小男孩](母亲的小男孩)[译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大香蕉 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大香蕉在线影院 伊人在线大香蕉 大香蕉网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这篇文章论坛里有人发过的,不过没发全,继续发全本
 http://66.90.77.254/forum/thread-742012-1-1.html
 那位同志用的是“母亲的小男孩”这个主题
       
 
        
   自少开始,爱德华·亚当斯就害怕雷暴。直到今天,他已经十二岁了 ,仍然如此。刹那间划破长空,散发出刺目光芒的闪电,以及随之而来的 霹雳雷鸣声,总让他心惊肉跳,惶恐不安。尤其是在黑夜,一个人在漆黑 一片的寝室中,那突然而来的一闪,气势更令人觉得恐怖,连魂也要让它 闪出身外!虽然,他以自己的胆小为耻,但他没有办法,往往雷暴一来, 他只得向着妈妈的身边靠。那时候,妈妈总在把他抱在怀里,温柔地安慰 着,小心地呵护着,一直到雷暴过去,他也安稳地在妈妈的怀中沉沉睡去 。
 
  今天晚上,雷暴又来了,夏季就是如此,说来,就来!耀目的强光划 破夜空,震耳欲聋的雷鸣,一个接着一个,闪不不停,也响个不停。在乡 村,它更是如此,简直就像一个狂怒的巨人,忿忿地发泄着,撕噬着,强 光透过玻璃窗,沉雷把玻璃窗震得沙沙作响。爱德华躺在床上,身体在颤 抖,手也在颤抖,床上的毯子,本来是用来盖着身体,防止风寒的,但此 时,爱德华只把它全部地盖在自己的头上,严密的掩着自己的眼睛。 
  风在继续。雨在继续。闪电如剪,沉雷若鼓!
 
  闪电划破夜空,在雪白的光彩中,一切静止了。墙上的画,房中的桌 椅,在刹那间,就像一幅画,一幅没有生命的画。然后,闪电消失,一切 ,重新跌入浓重的黑暗中。小爱德华的心,也随着跌进黑暗!他在床单下 发着抖。
 
  突然,他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忍受的心头,他再也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 惶恐,终于,他掀起头上的床单,飞一般地从床上跳下来,推开自己的房 门跑了出去,几乎是闭着两眼地穿过大厅,推开母亲的房门,一把冲进妈 妈的房间里,跳到妈妈的溜金床上,一下子就躺了下去!
 
  这是他母亲海伦的床,她早已经知道儿子会来,只是令她觉得高兴的 是,今晚儿子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的时间,比起以前任何时候都要长。她真 的很希望,随着爱华德的年龄的增加,他对雷电的恐惧感会慢慢地减轻。 
  “别怕,别怕,爱迪。”海伦一边说着,一边掀起自己的床单。“来 吧,钻到妈妈的被窝里来吧,别害怕。雷暴很快就会过去。”
 
  她向着她那个充满着恐惧的儿子靠过去。
 
  “对不起,妈妈。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但我还是害怕。”他正 在解释,天空又是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接着,沉雷像要敲碎大地。
 
  受德华吓得连忙向着妈妈靠过去,两手紧紧地搂着妈妈,身体也紧紧 地靠在妈妈的背上。海伦耸了耸臀部,让儿子贴得更紧,她的手在儿子的 身上轻轻地拍着,不断地让爱德华轻松下来。
 
  “安静点,我的孩子。你做得很好。你已经做得很好。轻松一点,现 在,你试一试让自己入睡吧。好吗?“
 
  “我知道了,妈妈。晚安。”
 
  “作个好梦吧,亲爱的。”
 
  外面,闪电如剪,雷声依旧,但海伦却放心地躺回自己的枕头上。 
  夜,越来越深了,海伦和她那个害怕闪电的儿子,两人相互依偎着, 渐渐入睡了。只要一睡在母亲的身旁,爱德华就什么都不怕,现在,他已 经睡了,睡得如此的沉稳,好像他根本没有害怕过。是的,当孩子害怕和 焦虑的时候,母亲是最好的定心丸,她们的身体,是孩子们最有力的屏障 。现在,爱德华的两手,正紧紧地搂着妈妈的腰,睡得如此的沉。睡得如 此的稳!
 
  海伦也睡得很安稳。她渐渐地进入了梦乡,在睡梦中,她还是一个小 姑娘,此刻她正和她的男朋友在一起。依偎在她的身边,男朋友的手,极 不安分地向着她的胸膛伸过去,想抚摸她。虽然,她喜欢他,但她还是一 个姑娘,一个纯洁的好姑娘,她不断地阻止着他的动作,她很害怕,她害 怕他得寸进尺。只是,男友很有耐性,一手搂着她那柔软的小纤腰,另一 只手不断地抚弄着。一阵阵异乎寻常的感觉,在他的手的触摸下,仿如电 殛,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身体。那感觉呵,每每令她觉得讨厌,但心底却是 暗暗地欢迎,真的欲拒还迎,她陶醉了,销魂了,在陶醉中,她浑身酥软 ,香汗淋漓。
 
  终于,他的手摸到她的杯罩上,轻轻地按在上面,下面,他那成熟的 性器正顶在她的屁股上,火热地,坚硬地顶在她的屁股中,在她的粉臀的 周围磨着,转着,转得她难受,不知不觉之中,她把屁股向着它逼过去, 紧紧地逼过去,紧贴着它,挤压着它。他的手摸上她的乳房,摸着她的乳 头。受不了了,她不断地摆动起屁股来了。
 
  乳房在被异性抚弄,屁股被异物挤压,她心跳了,心跳之中,她的臀 瓣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地松弛了下来。
 
  突然,海伦醒来了。只是,她人虽清醒,但意识仍然迷糊。现在,我 是醒着,还是在梦中?要是清醒,为什么梦中的手仍然在我的胸膛,为什 么胸膛的手还在抚摸着我的乳头?我的胯下,为什么梦中的男根还在?为 什么它还是那到坚硬地顶在我的屁股缝中?但我此刻应该是清醒的。但清 醒的我,却为什么还在梦中?
 
  海伦的心很疑惑。为什么会这样?她自己很不明白。
 
  除非……
 
  窗外,雷暴仍然没有停下来。突然,一巨沉雷炸响。闪电划破夜空, 也划进她的心底。
 
  答案,只有一个!
 
  爱德华!
 
  是的,一定是!
 
  她的意识已经完全清醒。现在,自己当然是清醒着。自己正躺在床上 ,自己正在思索。
 
  确实,一只手正在玩弄自己的乳头!
 
  确实,坚硬、直挺的肉棒正紧紧地顶在她的屁股缝中,现在,她已经 感觉到内裤贴在她的身体中,是那样的柔软。
 
  不过,那种感觉,她并不讨厌。
 
  说实在的,她很喜欢那感觉。
 
  她轻轻地把儿子那温暖的手拉起来的时候,他的手还紧紧地握着她胸 前的肉丘。虽然隔着一层睡衣,但她却清楚地感觉到儿子的肉棒的坚硬, 坚硬得完全可以撬开她的臀瓣,插下她的股沟之中了。同时,在儿子的插 入中,她的股肌已经在作出不可思议的反应。
 
  用手玩弄母亲的乳房,用肉棒插着母亲的股沟,那成何体统!
 
  但,随即,她又暗暗地笑了。真傻,儿子明明是睡着了的!此刻,他 正打着鼾,从他的鼻孔中喷出来的气,暖暖地喷在她的脖子上。
 
  她觉得,她应该做些什么事了。
 
  轻轻地握自己的乳头,睡梦中的爱德华的手竟是如此的柔软。海伦侧 身躺着,睡衣滑向一旁,她的乳房在她的睡衣中,完全赤裸着。现在,他 的手滑入她的睡衣中,又再次用手按在她的乳房上,压着她那裸露出来的 小乳头。海伦屏着呼吸,她不敢乱动,但他的手不断地抚摸着它,它已经 在她那可爱的儿子的手中,迅速地挺立起来了。就在儿子抚摸自己的乳头 的时候,欲念当即从内心中升起,一阵的酥麻,一阵的痒,麻痒交加,欲 火渐渐燃起来了,她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叫了出来,只好用牙齿紧紧地咬着 自己的嘴唇。但她始终抗拒不了性欲的冲击,她的屁股往后移动着,好让 儿子的肉棒抵得更紧。
 
  她已经意识到,儿子长大了。
 
  儿子的鸡巴也长大了。
 
  也许, 她的睡衣太短了,当她把屁股向着儿子的鸡巴紧紧地贴过去的 时候,它在她的身体的移动中,不断地往上移着,再也无法掩盖得住她那 个肥肥胖胖的大屁股。随着她的挪动,儿子的肉棒一直顶着她的粉臀,变 得越来越坚硬,硬得已经可以插入她的臀瓣中了。
 
  这,不好吧?
 
  到底,他是自己的儿子!
 
  要是让儿子的肉棒顶在那个位置,那就很容易……
 
  那样做,岂不是乱伦!
 
  爱德华微微地翻着身,随着他身体的移动,他的肉棒在她的两臀中越 滑越深入。
 
  不行的。
 
  这样做是不行的。
 
  海伦在告诉着自己。
 
  她要把自己的身体从儿子的肉棒中挪出来。但她办不到,儿子的肉棒 还在她那要命的地方。儿子的肉棒在裤子中,不断地顶着她的阴户,当他 那充满着活力的东西一直顶到她的阴户的边缘,在那里一挺一挺的时候, 海伦不得不喘息了。
 
  管他的,反正儿子已经睡得死死的,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也不会知道 。海伦安慰着自己。
 
  为了不想惊醒儿子,海伦小心地蠕动着自己的屁股,她那窄窄的臀沟 ,夹着儿子那根性器,自己竟自一圈,一圈地扭动着。扭动中,她感觉到 儿子的两腿也随着她的扭动而不断地改变着方向,在她的背后,用肉棒紧 紧地顶着她的小裂缝。
 
  每一次的扭动,体内的欲火也在随着不断地增加。
 
  不知怎的,她感觉自己的小穴中,一片湿湿的,淫液已经渗出来了。 淫液在她的小穴内越积越多,渐渐地淌到外面,流在她的两腿之间。欲火 在提醒着她,暗示她更大的需要。
 
  不行了。
 
  她知道。
 
  于是,她把手往向伸过去,在她与儿子两人的中间,她小心地摸着, 终于,她摸到儿子的短裤了,她慢慢地用手把儿子的短裤拉开,小心地拉 起了他的衣服。
 
  天!她的手一拉开,儿子那早己挺得毛直的肉棒已经弹了出来,“啪 ”的一声轻响,轻轻地拍打在她那个已经赤裸裸的,让淫液浸湿了的小淫 穴中。她小心地用手把儿子的肉棒拉了起来,热辣辣的、硬翘翘的小男孩 的鸡巴落在母亲的手中,她小心地玩弄着。终于,她拉起手中的肉棒,作 出了一个母亲不应该作的事。
 
  她把肉棒对着自己的小肉缝,慢慢地往上推动着,慢慢地,慢慢地, 肉棒深入她的屁股中,沿着她的小肉缝,一直往上划动着,终于,她把它 的那个光滑的头部,稳稳地拉到自己的小穴的入口处。
 
  爱德华仍然在沉沉大睡,他完全不知道母亲的作为。
 
  肉棒一抵上那湿润的地方,一阵无比舒服的感觉当即传来。
 
  刹那间,海伦的手停下来了。
 
  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我这样做对吗?
 
  他是我的儿子!
 
  我是她的母亲!
 
  她在犹豫……
 
  身体在提醒着她的性渴望。
 
  伦理在谴责着她的行为。
 
  她矛盾。
 
  她需要!
 
  但她却在犹豫!
 
  火,在体内不断地增温,越烧越旺。
 
  握着鸡巴在手在颤抖。
 
  屁股在慢慢地往下压着。
 
  看了看沉睡中的儿子。
 
  看了看黑乎乎的房间。
 
  海伦终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拉着那无坚不摧的肉棒,对着自己那 早已经微微地张开了的小淫穴,轻轻地一塞。然后,她昂起了头,屁股再 往一下挫。随着一声轻哼,肉棒已经滑到她的小穴中去了。
 
  一边把儿子的肉棒往小穴中压着,海伦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这感觉太熟悉了。作为一个有正常性需要的她,等这一刻,也等得太 久了。她已经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连作梦都想着这种感觉;不知 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一直没有像现在这般的充实过。
 
  她太需要男人了!因为,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
 
  等得太久了,儿子的肉棒刚插入自己的小穴中,海伦已经迫不及待地 摇动起自己的下体来了,她怕吵醒儿子,动作轻轻的,可是在这轻轻的动 作中,久旱逢甘露,才几下功夫,人已经再也忍不住,已经呻吟起来了。 
  呻吟声是轻轻的,抽动的动作也是小心翼翼的,她弓着背,挺着自己 那丰满的粉臀,对着沉睡中的儿子,一下,一下,她驾驭着儿子的肉棒, 也驾驭自己,借助着屁股的肌肉,轻轻地、轻轻地,她不断地干着自己的 小穴。
 
  没有暴风骤雨式的抽插,没有雨点般的狂吻,在这黑暗中,只有偷情 的小心,乱伦的内疚,一切,压着她,然而,正是这一切,却使她的快感 得到空前的满足,来了!来了!尽管她抽动得很慢,也抽得很轻,但不一 会儿,淫水已经跟着肉棒在小穴中的出没而渍渍作响,在她的肉穴中,湿 润的腔壁不断地向着插入的肉棒逼压过去,紧紧地夹着它,不断地缠磨着 它。
 
  完全没有经过床前的嬉戏,海伦完全想不到自己会如此容易的进入状 态。
 
  淫液横流……
 
  阴壁挤压……
 
  没有销魂的呻吟,也没有床板的伴奏……
 
  但自己已经进入状态。
 
  一切,以前从没有发生过。
 
  是不是,在乱伦的时候,才会如此地令母亲兴奋?
 
  海伦只有慢慢地挪动着屁股,但那已经够了。肉穴夹磨着肉棒,肉棒 磨擦着肉穴,海伦紧紧地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半点的声音。声音是止住 了,但她却没有办法止得住体内的欲火。欲火从腹下升起,瞬间漫延全身 ,越烧越旺,越烧,自己的性欲越强。
 
  弓着身子,她把屁股挪上来,肉棒慢慢地从她的肉穴中,不断地往外 溜着,一直到龟头的边沿,然后,她再把屁股压下去,于是湿淋淋的肉棒 渐渐地穿过她那不断蠕动的阴壁,在她的腔窒中悠然挺进。挪动,再挪动 。肉棒拖出来,插进去,再插出来,再插进去……
 
  突然,爱德华的嘴巴在“叭嗒”一声,身体在慢慢地动着,海伦的心 中吓了一大跳,肉棒已经深深地插入她的小穴中,她那软绵绵的屁股正压 着他的小肉袋,她不敢动,静静地躺着……
 
  还好,爱德华只动了一下,就再也不移动了。
 
  他只是把肉棒往她的小穴中挺了一挺,小腹更紧地贴着她的臀部。然 后,不再动了!
 
  然而,熟睡中的儿子的静止是暂时的,一会儿,他又动起来了。海伦 的小穴中插着鸡巴,她知道,一个不小心,儿子就会因此而醒转,所以, 她时刻关注着儿子的一举一动,儿子一动,她也及时地跟随着儿子挪动着 自己的屁股,随着儿子的动而动。在移动中,她的屁股一上一下,深深在 挪动中不断地把鸡巴拔出,插进。背朝着他,她不断挪动,而且越来越用 力的滑动着粉臀,做好这一切并不难,她只要把自己的屁股挪动得急速一 些就可以了。一边干着儿子,她一边在沉重地呼吸着,她已经忘记了一切 ,她忘记了急速的挪动、沉重的喘息会把儿子弄醒,她顾不上了,欲火越 来越盛,她只有不断地干着,只在干,才能令自己感到满足!
 
  随着海伦的加速,床,开始作着有规则的摇动。虽然是在熟睡中,但 海伦觉得儿子的鸡巴在她那温暖的小穴中,变得越来越坚硬。儿子鸡巴的 坚硬,更加刺激着她的神经,更加增强了她的欲念。
 
  她的抽动更快了。一边抽动着,她的心里一边在想:看来儿子已经具 备着成人的性器了,成年人会射精,儿子也会射精吗?
 
  这问题一闪入她的脑中,她更是倍增激动。
 
  他会射精吗?
 
  他会像他爸爸那般地射精吗?
 
  要是他也能射精,该不该让他射到自己的小穴中去?
 
  越想越兴奋,在兴奋中,她的欲望不断地加强,她的摇动也越来越快 。
 
  床,在摇晃着,发出吱吱的响声。
 
  爱德华的手仍然在母亲那坚挺的乳房上,他的手指还在紧紧地夹着她 那早已经耸立起来的乳头,在海伦的挪动中,她那已经有成年人一般粗壮 的肉棒,深深地在他母亲的小穴中,一出一进。
 
  他仍然没有醒过来,但他的肉棒却始终清醒着,清醒的肉棒始终坚挺 ,没有疲软,多好!
 
  海伦不断地调整着屁股的位置,在她的挪动中,肉棒在她的小穴中插 得越来越深,她越来越感到舒服。在不断的抽动中,她感到儿子的鸡巴开 始弹动起来了,在它的弹动下,它不断地扩张着她的小穴。
 
  多充实的感觉!
 
  多令人满足的弹动!
 
  阴蒂在肉棒的弹动下,也传来一阵阵的酥痒,腔窒又开始蠕动了! 
  海伦大幅度地抬起屁股,把肉棒拉出来,一直到龟颈上,才一下子全 部插入自己的身体中,睡梦中的爱德华两手紧紧地搂着母亲,让母亲更深 入地干着。
 
  床在摇动着。
 
  床在吱吱地响着。
 
  海伦真的想呻吟,但她却不敢开口,眼下,即使是床的吱吱声,也令 她不断地兴奋,她高高地抬起,再深深地插下去。
 
  一次。
 
  再一次。
 
  ……
 
  她的屁股在上下地滑动着,儿子那湿淋淋的阴茎也在她的身体里面上 下地滑动着。在一阵急速的抽插中,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渐渐生起了一 种奇怪的感觉,她知道,自己的高潮到来了。于是,她深深地一压,把儿 子的肉棒深深地纳入自己那布满着淫液的淫穴的深处,她感觉宫颈的肌肉 在不断地抽搐,阴壁的肌肉也在蠕动。
 
  抽搐的肌肉紧紧的夹着儿子那不断跳动的肉棒,蠕动的肌肉不断地吮 吸着儿子那个光滑的龟头,她不敢再作出大动作,只是把肉棒留在自己的 身体中,肉棒在她那火热、布满着淫液的小穴上,继续在跳动着,坚挺着 ,她只好把屁股作着轻微的滑动。
 
  縻肌仍然在收缩着,收缩的縻肌更加用力的夹磨着肉棒,肉棒在她那 火烫的身体中连连地跳动。
 
  忽然,一下,两下,一阵热辣辣的液体用力地从儿子那跳动的肉棒中 射出,撞在她那正在不断收缩的糜肌上,喷到她那不断扩张的花芯中。 
  肉棒火烫!
 
  糜肌火烫!
 
  精液火烫!
 
  这时,在火烫中,海伦的身体一阵更强烈的酥麻,她不由得浑身一挺 ,头绷直,身体也绷直着,一阵冲击中,她的灵魂仿佛飘出向外,软绵绵 的,像踏在云雾中,然后,她整个人也失去了知觉……
 
  只在刹那间,她的神志完全清醒过来了。
 
  儿子的鸡巴仍然在她的身体里面,她体内的糜肌仍然紧紧地夹着它, 磨着它,每一次的磨动中,它也在跳动着,在它的跳动中,火烫的精液仍 然在喷射。
 
  她紧紧地夹着儿子的肉棒,手摸到自己的小肉芽上,用力的揉弄着自 己那小阴蒂……
 
  忽然,爱德华的两手紧紧地搂着母亲,在他的搂动下,母亲的屁股往 下滑动着,肉棒在她的身体中插得更深,在她身体的深深处,儿子的鸡巴 喷出了最后的一簇精液,然后,一切静止了。
 
  儿子不动了。
 
  鸡巴也不动了。
 
  火烫的精液混着她那潺潺的淫液,从她那仍然在一张一合的小穴中缓 缓地滑出,精液滑落她的腿上,沿着儿子的根,继续向滑着,滑过她的臀 瓣,再滑落床上去……
 
  喷过精液的肉棒,并没有完全软弱,它仍然坚挺着,海伦让那坚挺的 东西,深深地插在她的身体中……
 
  “隆”
 
  又是一道强烈的闪电。
 
  又是一个震耳欲聋的炸雷。
 
  在闪电的强光中,定格着两具胴体:
 
  儿子紧紧地搂着妈妈。
 
  妈妈的胸脯在不断地起伏。她的屁股向着儿子的下体紧紧地弓着,手 却伸入自己的秘部……
 
  然后,雷,停止了。
 
  闪电,消失了。
 
  一切归于平静。
 
  在那暗黑的平静中,母亲记起了一件事:以后,多留意天气预报。 
  以后,还会有雷暴的。
 
  还会有的。
 
  海伦绝对肯定!自从儿子那清白的身躯被弄脏的那一刻开始,海伦与 儿子爱德华的乱伦也开始了。想不到一次的偶然,乱伦的意念在海伦的心 中简直如瀑流的爆发,一发不可收拾。每一天,当她看到自己的儿子,她 便会想起那个雷暴的晚上,想起母子俩的紧紧搂抱,想起儿子那大人一般 成熟的肉棒,她一想起那些,她的身体就会变得火热。下体就会潮湿。 
  一切是如此的自然。
 
  一切是如此的耐人寻味。
 
  一切又是如此的令人迫不急待!
 
  转眼,已经叁个星期过去了。在过去的叁个星期,海伦每天关注着夜 间的天气预报。这里,虽说雷暴是常事,说不定它会突然而来。自从那一 夜之后,老天好像在跟她作对,以后接连叁个星期都再没有类似的事情发 生!
 
  她每一个晚上都在暗暗等待着儿子的到来,但每一个晚上,她也只能 在等待中入睡。今天晚上又如何?她真的希望雷暴在今晚再次发生! 
  只要雷暴一来,儿子就会从他的睡房中冲出来,冲到她的房间,扑到 她的床上去,钻进她的被单中,紧紧地躺在她的怀里,那时候……
 
  快来吧,每一天,她都在关注着。
 
  她已经留意到,同样是雷电交加,在白天,爱德华现在已经不再像以 前那般的害怕了;她有点担心,可能儿子不会再来自己的床来了,他不会 再害怕那电闪雷鸣的夜晚了!
 
  担心在折磨着她那颗期盼的心,也更深地刺激着她的欲望。
 
  只要儿子到自己的床上来,就会紧紧地搂着自己的身体,如果是那样 的话,她会用自己的手,或者用自己的粉臀,夹着儿子那年轻有为的肉棒 ,慢慢地摩擦,即使是在沉睡中,肉棒也会变得坚硬无比,然后,她就会 把儿子那直挺的肉棒从他的内裤中拉出来,沿着自己的臀沟,滑入自己那 满是淫液的小穴中去,肉穴中紧紧地夹着那令自己充实,满足,安慰的性 器,她就可以上下滑动,含着肉棒,一浅,一深,一出,一进,她要干他 ,火热、湿润的肉穴夹磨着肉棒,坚硬的肉棒刺激着她的小穴,儿子在她 的夹磨下,精液狂喷,热烫烫的精液直冲自己的花芯,令自己在性高潮中 飘然,飞升,那是何等的满足!
 
  一切,都在黑暗在完成。
 
  一切,都是在儿子沉睡中完成。
 
  多么完美的一切!
 
  听着电视的预报员在平板,沉闷地作着天气预报,她也在为自己的艳 遇预测着。看样子,晚上好像真的有雷暴来了,她的心里很肯定。儿子会 来的,他会自然而然地搂着我,他的肉棒也会自然而然地坚硬起来的。一 想到儿子那年轻而富有弹性的阴茎,一想到母子之间的盘肠大战,她的小 穴开始有淫液渗出来了。淫液一鼓荡,欲念便开始点燃着内心的欲火,欲 火遍布着全身,是时候需要安慰了!她的下部紧紧地压在沙发上,屁股不 断地挪动着,表面有点粗糙的沙发与下体那柔软的肌肉轻轻地摩擦着,她 感觉舒服,也感觉难受,一种需要更大安慰的难受,她忍不住,连忙把手 伸进去,压着小肉缝中的那颗小肉芽,同时揉动了起来。
 
  要呻吟了。
 
  正在这时,她听到楼梯的脚步声。
 
  是儿子的脚步声!
 
  她连忙把手拉了出来,端正了身体,一本正经地坐着,像在用心听着 新闻的模样。
 
  “妈妈,你还在听天气预报吗?”她那年轻的儿子正手扶着楼梯的扶 手,关切地问着她。“我要上床睡觉了。”
 
  “是的,爱迪,”她坐在沙发上,仰着脸看着儿子说:“今晚会有一 场雷暴,但我相信你会应付过去的,我相信你能做得到,我以你为荣。” 
  尽管,自少便成为他的心理医生,她知道赞扬对他的作用。她赞扬着 他近来跟恐惧抗衡的努力,也赞扬着他的成绩,但她知道,要完全摆脱恐 惧的阴影,他还得有很长的路要走。从天气预报上她早已经知道,今晚儿 子要来自己的床,要寻求她的帮助!那正是她所需要的,那时候,她就可 以满足自己强烈的欲望。她抬着头,对儿子微笑着,她要不断地鼓励着这 个小男子汉,然而,她完全可以肯定,无论她现在说什么,他还得会来她 的床上,钻进自己的被窝,紧紧地搂着她,跟她一起渡过几个小时。 
  “噢,妈妈,我知道了,我正在努力。但有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地害 怕。”海伦眼中的男子汉有些难堪地说道:“但是,有妈妈的帮助,我会 表现得好一些,我只是不想别的男同学知道我跟妈妈睡,我不想他们因为 这种事而整天取笑我。”
 
  爱德华害羞地低下了头,只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脚。
 
  “是真的吗?不过,听我说,爱德华·亚当斯,你要知道,他们之中 ,有不少的人也会像你那般的害怕,而且,他们也害怕别人会知道,所以 ,他们也同样不敢告诉别人。”
 
  海伦安慰着儿子说。
 
  虽然那么说,但她确实在为儿子而感觉难过,因为,他说的是对的, 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子,绝对不会跑到妈妈的床上去,希望妈妈安慰自己! 
  “谢谢你,妈妈,你是最好的妈妈。”小男孩抬起了头,“妈妈看电 视吧,我要去擦牙,今晚我会留在我的床上的,我肯定可以办得到。” 
  说完,吱吱地踏着楼梯,上楼去了。
 
  看着儿子上了楼梯而去,海伦才转过头来,认真地看起电视来。电视 上,正在播着本地的天气消息。听着,听着,她笑了,因为,她看到,一 场强烈的雷暴,正在向这个地区吹袭过来。
 
  期待的事终于出现了,她的小穴内的糜肌不禁在隐隐地蠕动着。
 
  关上了电视,她也上了楼,向着自己的睡房走去。经过浴室门口,她 往里面瞥了一眼,儿子正在里面刷牙。她停了下来,两眼紧紧地盯在儿子 的身影,她的目光被他的外形深深地吸引着了。虽然他的年纪还少,但在 刷牙时,他的身体一上一下的不断地移动着,从他的短裤中,海伦很清楚 地看到他那年轻的鸡巴和那个小肉袋中的两颗小肉蛋的轮廓。这一切,本 来很平常,只是海伦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如此一来,她的 乳房自然地膨胀起来,连乳房上那两颗红樱桃一般可爱的小乳头,也正在 慢慢地坚硬,尖尖地挺立了起来,一时间,她已经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小 穴开始润湿起来,小穴外面的花瓣也在慢慢地充血、膨胀。
 
  没有办法了!她只好两好交叉着环抱在胸前,紧紧地压在那个已经开 始胀得有点使人觉得生痛的乳头上,轻轻地却不动声色地揉动着,她就站 在那里,除了满是淫意,她的脑子一片空白,老也想不起要离开。
 
  在弯腰漱口的时候,爱德华看见了她,对着她笑了笑。
 
  有些窘迫,她的手不好意思再抱在胸前了,虽然儿子不会往那种事想 去,但她却脸一红,忙不迭地把手放了下来。向着自己的睡房走去。 
  正当她走进自己的房间时,她听到了自己的儿子正在他的睡房的门前 向她道着晚安。
 
  向儿子道了晚安之后,她听到儿子轻轻地关上了门。随着儿子的关门 声,她轻轻地把自己的房门关上了。
 
  她来到镜子的前面,慢慢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仿佛自己是 那个孩子,很留恋地观赏着出现在镜子中的那具赤裸的胴体。在镜子里面 ,一个身材姣好,模样美丽的女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海伦的身材 ,跟一般的女子一样,算不上很高,但她胸脯却很迷人,37C的杯罩罩在上 面,显得那样地丰满、坚实,她的臀部丰满、圆厚,两条美腿是那么的匀 称、修长,在大学中多年的体育锻炼,令她体魄壮实,身体强健;是的, 作为一个叁十四岁的女人,她真的为自己的身段而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她相信自己的身段性感,迷人,连她的朋友也常说,她的风采跟电视上 那部Wonder Woman的连续剧的女明星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把手移到自己的乳房上,完全地覆盖在它的上面,手指轻轻地捏弄 着那红樱桃般可爱的小乳头,在她的捏弄下,她的小乳头开始不安地跳动 了起来,渐渐地变得越来越硬。
 
  她爬到床上去,关上了灯,在黑暗中,她想起:几小时之后,她就可 以再次玩弄自己那个小大人般的儿子了!
 
  她笑了!
 
  她在黑暗中,自个儿偷偷地笑着。
 
  在暗笑中,她在等着那一刻的来临。
 
  这一次的天气预报,确实准确。午夜,雷暴依时到来,刹那间,闪电 剪碎了夜空,雷声震撼着大地,在亚当斯的家乡,暴雨挟着剧烈的沉雷, 真的来了!雷声过处,爱德华的房间在不断地颤抖,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 ,在房间的墙壁上不断地闪着。
 
  刹那间,雪白一片,然后,又是黑暗的世界!
 
  狂怒的雷电把沉睡的爱德华惊醒了过来。在雪白的光华中,他的心跳 得厉害,他坐了起来,努力地控制着自己,鼓励着自己,让自己有足够的 勇气去迎接雷暴的冲击。然而,雷电太厉害了,闪电过处,眩目的光华中 ,外面的树影随着闪电映照在爱德华的房间,像是凝固在墙上的图画,刺 目的雪白令他心跳,刹那间的黑暗令他惶恐。以前,他从来没有害怕过黑 暗,但刹那间的雪白之后,黑暗却是如此的令人惊惶!
 
  雷声一阵比一阵响亮,闪电一道比一道令人惊心。
 
  爱德华的勇气终于被摧毁了,他闭着眼睛,捂着耳朵,但闪电仿佛就 在他的脑海划过,雷声简直在他的心跳炸响。
 
  他害怕了!
 
  他终于无法跟自己心底的恐惧抗衡!
 
  在雷电的休歇处,他马上从自己的床上跳了起来,冲进母亲的房间, 一下子跳到母亲的床上,此刻,他看见母亲下在沉睡,他一声不响,连忙 拉过被单,钻到妈妈的被窝中去。
 
  在沉睡中,妈妈的身向着他转了过来。闪电划过,在耀目的华彩中, 他的身体僵住了,他的目光也凝固了,原来,床上的母亲没有穿衣服,此 刻,她一身赤裸地向着他转过来,女人的妙处,向他展示了一个他从来没 有想像过的世界。一时间,爱德华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以前 ,妈妈在睡觉的时候,总是穿着睡衣的,想不到,今天晚上,她竟然一丝 不挂!
 
  他犹豫了,也害怕了!
 
  正在这时,又是一道强烈的电光闪起,那光芒简直划进他的心底去, 几乎要把他的心划破,他心中一跳,再也顾不得母亲的模样,只是下意识 地两手一搂,向着妈妈那赤裸裸的身体,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手中。在搂抱 中,他那年轻的脸蛋紧紧地贴着妈妈的胸脯,此刻,妈妈的手也向着他搭 了过来,紧紧地抱着他,赤裸裸的乳房不断地刷着他的嘴唇。
 
  又是一道电光划破夜空,他只好用手紧紧地搂着妈妈的胸脯,头也枕 在妈妈的手臂中。
 
  终于,海伦被惊醒过来了,她迷迷糊糊的,睡意未消,只知道自己的 感觉有些暧昧,也有点兴奋,一时之间,她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 事。慢慢,好的睡意全消,意识开始渐渐地恢复过来了。她已经很清楚地 意识到,是爱德华,他正在吮吸着自己的乳头!
 
  她正赤裸裸地躺在床上!
 
  儿子已经熟睡了,但熟睡的儿子却正在吮吸她的乳头!
 
  自己一丝不挂地紧贴着儿子的身体,两的手正搂着熟睡中的儿子! 
  乳房已经膨胀,儿子吮吸着她那敏感的乳头,令她产生了强烈的快感 ,她的身体在颤抖,颤抖中,她睁开了两眼,慢慢地适应着黑暗,终于, 她看见了自己的儿子,他正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简直像一个婴孩那样,嘴 里紧紧地含着她的乳头,用力地吮吸着,在他的吮吸中,他的舌头还在不 断地在她的乳头上盘旋着,卷动着。
 
  小屄又开始潮湿了!她慢慢地调整着自己的身体的位置,好让自己的 乳头让熟睡的儿子更容易地吮含。
 
  她身在床上。儿子像一个婴孩,不断地吸着她的乳房,乳头的刺激, 她的欲火开始上升,她不得不把头紧紧地绷着,向后仰了起来,呼吸也变 得越来越浑浊。她把手伸下去,一直摸向儿子的两腿之间。那是他的鸡巴 了!海伦用把按在它的上面,隔着他的内裤,海伦的手轻柔,迅速地捏着 他的小肉袋,也碾着肉袋中的两个小肉蛋。在她的手的挑逗下,爱迪的肉 棒开始渐渐地坚硬起来了。
 
  她不想把儿子弄醒,小心地把手伸到他的内裤中,轻轻地握着他那坚 硬起来的肉棒,慢慢地拉了出来。她发现,他的肉袋子已经膨胀起来了, 她小心地把他的包皮剥下,轻轻地往下推着,然后,她的拇指摸着他那个 光滑的龟头,慢慢的抚摸着。
 
  儿子真的有点像大人的模样的,在她的抚摸下,透过他的龟头,她已 经感觉到肉棒的颤动,这时候,他的嘴巴对她的乳房的吮吸更加有力了。 她抬起自己的腿,慢慢地跨在儿子的腿上,她的手仍然握着儿子的肉棒, 捏着它的包皮,一下,一上,不断地推动着。
 
  肉棒是那么的粗大!
 
  那么的热!
 
  又是那么的坚硬!
 
  真的可爱极了!
 
  她一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用手牵引着肉棒,贴在她那早已经滑溜溜 的小肉缝上,挑开她那两片花瓣,慢慢地把它引到自己那个早己经膨胀的 小淫穴前,一阵醉人心弦的感觉袭上心来,她的嘴不觉抽起了冷气,小穴 贴着那火热的龟头,縻肌已经开始忍不住地在里面颤抖起来了。她的手仍 然握着那火烫的肉棒,身体在慢慢地滑动着,潮湿、温暖的玉口顶着光滑 的龟头,她慢慢地压着,就是龟头进入的一刹那间,她感觉到莫可言状的 美妙,在身心俱张的颤抖中,淫液已经漫出来,湿湿地淋在那光滑的部位 上。
 
  一切在黑暗中发生,熟睡的小男孩也随着在挪动着自己的身体,他向 着母亲那赤裸的肉体紧紧地贴过去,嘴巴继续在“叭嗒叭嗒”地用力吮吸 着母亲那个早己坚硬的小乳头。
 
  外面,雷暴开始逐渐减弱。
 
  房中,母子的游戏却在开始热腾!
 
  海伦开始在自己的床上干自己的儿子了!她用自己的粉臀顶着儿子, 手扶着坚硬的肉棒,对着自己的小穴,借助身体滑动,慢慢地把自己的臀 部沉下去。肉棒一点一点地向着她那个温暖的地方,一点一点地深入。终 于,她那空虚的小穴让肉棒塞满了,里面充满着一种充实的感觉。她慢慢 地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在肉棒不断地在自己的小穴中进进出出中,她把手 伸到自己的下体,摸在阴蒂上,压着它,慢慢地柔动着。她并不着急,她 十分肯定,一会儿,她就会在性高潮中不断地呻吟,她肯定可以在儿子的 肉棒上得到最大的满足。
 
  睡房中,轻轻地,她在干着自己的儿子,整个房间都充满着儿子的肉 棒在母亲的小淫穴出没时,与淫水相互磨擦而产生的那种柔和的“啧啧” 声。
 
  声音是如此的柔和,但那柔和的水渍声,却有着无穷的淫荡!
 
  不久,海伦抽动的速度渐渐地加快了,她看着熟睡的儿子,感受着他 在睡梦中吮吸自己的乳头时的无比快感。突然,她想起了爱德华的小时候 ,她想起了他小时候就是这般的搂着她,用力地吸食着她的奶水的情形。 她完全想不到,当日天真无邪的儿子,如今却挺举着他的肉棒,他回到了 他原来的住处,他回到了他出生的地方,如今,他的肉棒正插在母亲的小 穴中,他的母亲正在用力的干着他。
 
  想不到。
 
  无论是儿子,还是母亲,谁也不会想到今天所发生的事。
 
  在无边的回忆中,她的速度在不知不觉地加快着,她的呼吸也在不断 地加重着。肉棒的包皮节摩擦着母亲的阴道中的柔嫩肌肉,小穴如火,海 伦的身体也有如火一般地在不断地燃烧着,在不断的抽插中,本来稀释的 淫液,已经变浓,变稠。在小穴的吸力下,儿子的肉棒也在变粗、变壮、 变长。
 
  她的屁股的挪动更快,房间的淫縻声,渐渐变得响亮。
 
  来吧,这是你出生的地方!
 
  现在,请你再度进来吧!
 
  母亲需要你!
 
  母亲的小屄欢迎你!
 
  你是我的儿子。
 
  现在,你更是我的丈夫!
 
  进去吧!
 
  深深地进去吧!
 
  一腿跨在儿子的身上,充满着性渴望的母亲用手肘支着床面,她的身 体抬了起来,腿也抬了起来,屁股借着手肘的支撑,阴户含着儿子的肉棒 ,她的身体不断地上升着,下沉着,每一次的上次,她把肉棒高高地拉起 ,直到龟颈,然后再沉下去,一直把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小淫穴中,她不 断地跃动着,呻吟声已经从她的口中发出。
 
  她越来越快,突然,她觉得自己的小穴中那根肉棒比开始的时候坚硬 多了,它在跳动着,一次比一一次的坚硬,不好,儿子要射精了!她再也 不顾一切,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拼命的摇动着自己的身体,使儿子那坚硬 的性器在自己的小穴中飞快地进出,龟颈摩擦着自己小穴中的娇嫩肌肉, 酥麻也一阵阵地传来,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的神经,她也忍不住了 ,连忙深深地坐了下去,肉棒顶在花芯上,她的身体连连地颤抖着,小穴 忽然一热,花芯突然张开,热烫的淫液如注,不断地往下倾泻着,淋在那 光滑的龟头上,儿子终于也无法忍受,海伦感觉到肉棒弹动着,同样火烫 的液体从儿子的马眼中喷也,热辣辣地射向她的花芯。
 
  这种感觉真的美极了!
 
  海伦情不自禁地向着儿子望去,她呆住了,她让眼前的一切呆住了! 完全想不到,儿子的眼睑正在不断地颤动着,突然,他把眼睛张开了,大 大地张开着,他目不转眼地盯在妈妈的脸上,他的眼光很复杂,惊奇,渴 望,但没有责怪和耻辱!
 
  他张开着自己的嘴巴,紧紧地含着母亲的乳头,头和两腿撑在床面上 ,用力地把他的下体往上挺起,迎着妈妈的下沉,猛烈的把自己的肉棒往 她的小穴中插进去。
 
  他想跟他妈妈说什么,只是,他的妈妈并没有让有说话的机会,她张 着小穴,迅速地向着他的肉棒不断地套着,她向着他微笑着,嘴唇压向他 ,她热烈地吻着他,强行把自己的舌头插入他的嘴巴中,他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用眼睛盯着她那湖水一般清彻的眼睛,在她的眼神的鼓励下,他火 热地回吻着自己的妈妈。当妈妈用那么快速的速度在干他的时候,他只兴 奋得两手紧紧地搂着妈妈的脖子,享受着他毕生第一次的快乐。
 
  海伦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泄身了,她希望自己的儿子再次和她一 起泄出来,于是,她抽搐着自己小穴的阴壁的肌肉,不断地夹着他那因为 醒过来而再次勃起的肉棒,不断地吮吸着,夹磨着,吞噬着,一时间,爱 德华在欲火的冲击之中,他已经不再顾忌眼前的是谁,虽然是自己的妈妈 ,但欲火如焚,他当即采取了主动,搂着他的妈妈,不断地自己动了起来 ,肉棒向着妈妈的小淫穴,吮吸着她的小穴中的淫液,不断地他把自己的 肉棒抽出来,插进去。
 
  再抽出来。
 
  再插进去!
 
  在他的脸上,无法掩饰他对性欲的放肆和渴望,他肆无忌怛地搂着母 亲,他的胯部用力地撞击着妈妈那满是肌肉的臀部,房间中发出很大的肉 与肉之间的撞击声,母亲兴奋了,儿子也兴奋了,在兴奋中,爱德华不断 地冲击。
 
  “啪啪啪”
 
  肉与肉之间的撞击声盈耳。
 
  “啧啧啧”
 
  肉棒与小穴的摩擦声在房间中有节奏地响着。
 
  母亲在喘息。
 
  儿子也在喘息。
 
  在大家的喘息中。爱德华似乎再也无法忍受火烫的小穴和淫液的浇洒 ,他的抽插速度更快了。
 
  “啪啪啪”
 
  声音更响。
 
  “啧啧啧”
 
  速度也更快。
 
  “我要射了。”
 
  儿子在大声地呻吟着。
 
  “射吧,我的儿,你就射吧,射到母亲的小穴中,把母亲的淫穴射穿 。”
 
  母亲也在大声的呻吟着。
 
  在呻吟中,儿子的精液有力地喷入母亲的小穴中,一直向着她的花芯 灌进去。
 
  在呻吟中,母亲的花芯也如汤沸,花芯微张,无数的蜜汁倾洒而下, 浇着儿子那光滑的龟头,也浇满自己那个小小的蜜壶。
 
  “噢……”
 
  “呀……”
 
  肉棒在不断地伸张,随着它的每次伸张,必有一股热辣辣的液汁注入 母亲的肉穴中。
 
  一次,
 
  一次。
 
  再一次。
 
  肉棒在弹动着。爱德华紧紧地抱着母亲的屁股,肉棒深深地植入母亲 的身体的深处,它沐浴着母亲的洪水般注下的蜜汁,喷出冲击力很强的精 液。浓稠的精液和妈妈那稀释的淫液混合在一起,在爱伦那膨胀的小穴中 ,充满着乱伦的液汁。
 
  爱伦的两腿紧紧地绕在儿子的身上,她的小穴的肌肉仍然在不断地蠕 动着,不断地吮吸着儿子的肉棒,在她的樱桃小口中,发出淫浪而销魂的 呻吟声。
 
  母子俩仍然躺在床上,母亲抬起的腿,跨在儿子的身上,她的肘部支 撑着自己的身体,她把头紧紧地贴在儿子的旁边,枕在枕头上。他们静静 的休息着。
 
  一切,已经明朗化了。
 
  乱伦,已经没有被隐瞒的必要。
 
  海伦告诉儿子,在几个星期以前,她就趁着他熟睡的时候干了他。虽 然乱伦不是好事,但她并不介意。她只是希望,以后,无论她在什么时候 想上他,就可以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她不希望他们母子俩一起睡的事 会传到外面去,要是事情泄出动了,那么,整条村就会掀起一场大风波。 这是她不希望出现的。
 
  摇晃着仍然在不断地喘息的儿子,她两眼紧紧地盯着他说道:
 
  “甜心,我已经把一切向你挑明了……”
 
  她一边喘息着,一边躺了下去。
 
  几个星期之后,海伦·阿当斯下班回到家里,按动了自动留意电话。 当她听到电话里的留时,她整个人仿如遭受雷击,呆住了。
 
  “海伦,这里是勃朗宁医务室。我们已经有了你的检查结果,祝贺你 ,你已经有了七个星期的身孕。我们很乐意为你效劳,如果你有什么需要 ,请打电话给我们。再一次,请你接受我们的祝贺。”
 
  我怀孕了?
 
  我真的怀孕了?
 
  手拿着电话,海伦不由得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口瞪目呆。 
  她真的不敢相信这事实,她完全不敢相信,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 竟能使她怀孕!
 
  我真的怀孕了!
 
  我怀孕了我儿子的骨肉!
 
  她的脑子乱哄哄的,一片空白。
 
  我干了我自己的儿子,但我的儿子却令他的母亲怀上了自己的骨肉! 
  一想到那个晚上,一想到自己乘着儿子熟睡的时候干了他,那时候, 她分明感觉到儿子那火烫的精液直射她的花芯,只是,当时她没有留意。 当时,她根本不相信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能令她怀孕。
 
  是我干了我的儿子。
 
  是我的儿子令我怀孕了。
 
  在我的肚子里的,是我儿子的骨肉。
 
  一时间,她不知道如何处置。但她却笑了。
 
  一想到那个晚上,他的儿子令她怀了他的孩子。她的小穴又开始潮湿 了。
 
  爱德华也快放学回家了吧?
 
  只要他一回来,我就把这个另他惊奇的消息告诉他!
 
  他快要当爸爸了!心情不好,海伦自个人在厨房中等着,手里拿着笔 ,胡乱地写着,胡乱地画着,到底写的是什么?她不知道,她也不会去理 会,她只是乱画着,画几下她的眼睛就瞅一下挂在电冰箱上方的钟,海伦 ·阿当斯的心情很乱,也很急,她急着要等她的儿子,只要爱德华一回来 ,她就把这重要的消息告诉他。
 
  当他听见这消息之后,他会怎么样?
 
  他高兴?
 
  他生气?
 
  还是不会去理会?
 
  手里的笔在漫无目的地乱写着什么,脑海里却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医 务室的护士留给她的电话留言。她确实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
 
  在护士的心目中,她肯定那孩子是她的丈夫的,但她的丈夫佐治,早 在几个星期之前已经离开这里,到美国的中部去经商去了,护士又怎会知 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并非丈夫的,却是她的儿子的。只有爱德华,才是 这孩子的父亲!
 
  海伦的手抚着自己的腹部,她暗暗地下了决心,无论要付出多大的代 价,她要都保住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即使是她的名声,她在社会上的地位 全部没有了,她还得那么做。因为,她不喜欢堕胎!要不是胎儿对母亲的 生命有严重的威胁,我们何必要堕胎!
 
  以前,海伦是这样认为。
 
  现在,海伦仍然坚持当初的那种看法。
 
  一个人在等待中,时间过得特别的慢,海伦心烦意乱地等着,她的眼 睛不断地看着墙上的钟,但无论她觉得时间是过了多么的长,但墙上的钟 却好像坏了一般,老半天也似乎没有移动多少。此刻,她的心是多么的焦 急啊!终于她听到了脚步声。
 
  是他!是自己的儿子!儿子的脚步声终于传来了,她听到他正在走廊 上走着,然后,她听到,他已经走进了大厅。
 
  也许是心理条件的反射吧,她一听见儿子的脚步声,两手便不自然地 抚摸着自己的腹部。这里有她的孩子,是她和自己的儿子的孩子!虽然, 她完全有办法结束这一切,但她不想这么做,她想保住这孩子,她想在丈 夫不在身边的情况下,自己保住腹中的孩子。
 
  从自己第一次把熟睡的儿子那纯洁的身体玷污那一刻起,她已经知道 :事情再也不能回头了。以前她虽然不断地想念着儿子,但那时候的想念 ,只是一种母爱的体现!以前所想的,不是儿子的健康,就是儿子的学习 ;但现在已经不同了。她同样牵挂着儿子,但现在她的心中所想的,却是 儿子那年轻的鸡巴,每一次,她都想着它被自己深深地吃进自己的小穴中 ,想着它在自己那火烫的小穴中,沾满自己的淫液,不断地让自己的縻肌 有力地夹磨着,在不断地夹磨中,一簇簇火辣辣的精液从他那处男的鸡巴 的马眼中喷发出来,一直喷入自己的身体的深处,滋润着她那渴望的小穴 。每当一想到这,她那又丰满、坚挺的乳房又有点膨胀感,连小乳头也硬 硬地挺立了起来。她不得不把自己的两腿紧紧地并拢起来,用力地挤迫着 下面那好像要开始湿润的部位,坐在椅上,她不得不扭动着,在扭动着, 让椅子不断地摩擦着自己那圆滚滚的大屁股。她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到自己 的两腿之间的夹缝中,隔着裤子,不断地揉弄着自己那有点需要的地方。 
  儿子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她把头转过去,看着起居室,她知道 ,只要儿子一回来,他肯定首先会在那里出现的。她猜对了。门“吱”地 一声被推开,接着,她听到书本丢到起居室的沙发上的声音。
 
  “HI,妈妈,你早回来了?”爱德华·阿当斯从起居室中,向着厨房 这边喊了过来。
 
  “回来了,我回来了,我的小甜心。”她回答着,但却是如此的紧张 ,声音也有点在颤抖。
 
  爱德华走进厨房,立刻向着电冰箱走去。
 
  “天,我真的有点饿了,妈妈,有什么可以吃的吗?”他一边问着, 一边往杯子里倒着牛奶,然后,他捧着杯子,坐在妈妈的对面。
 
  “哦,是吗?好的。”海伦集中精神,努力在整理着自己的话题。“ 有一事我要跟你说,但……”
 
  “是什么事,妈妈?”小男孩连忙把着抬了起来,望着他的妈妈,他 那纯真的脸上满是焦虑地问道:“是不是爸爸……”
 
  “不,孩子,跟你爸无关,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海伦一边说着,一 边观察着他,看着他的脸色的反应。
 
  “关于我们的?有什么事是跟我们有关的,我在外面并没有跟任何人 提起我跟妈妈的事,外面是没有人会知道的。”他把牛奶放在桌面上,满 脸严肃地对海伦说道。
 
  海伦用脚蹬着地,把椅子撑到他的旁边,伸出手去,把他的手拉了过 来,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中。
 
  “亲爱的,我指的,并不是那一回事。”海伦小心地考虑着措词,最 后,她不得不说道:“看来,最好的办法,倒不如把事情的真相直截了当 地告诉你吧。”
 
  爱德华看着她的眼睛,两手紧紧地拉着妈妈的手。
 
  “好的,妈妈,你就直接说吧。到底我们发生什么事了?”
 
  海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儿子说道:“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已经怀 孕了。”
 
  “……”
 
  “……”
 
  两人面对面地坐着,大家都没有说什么,你看着我,我也看着你,许 久,许久……
 
  在他们的沉默中,时钟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什么……什么……你在说……”
 
  儿子在喘气。一边喘气,他一边在问着:
 
  “我不懂,……,妈妈在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爱德华的模样很吃惊,他满脸茫然地在说着。
 
  “我是在说,我怀孕了。你明白吗?”海伦拉起儿子的手,按在自己 的腹部上,一字一句地说:“我的肚子里有了孩子。你……的……孩…… 子!现在你明白了吗”
 
  爱德华目瞪口呆地坐在她的对面,只是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正在让什么迷糊着,他还在思考着妈妈刚才告诉他的话。
 
  妈妈刚才说怀了孕,是自己的孩子,但那怎么可能呢,自己才只不过 十二岁。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能令妈妈怀孕吗?
 
  那是真的吗?
 
  他张大嘴巴,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听我说,我的孩子,放松一些,别紧张,”海伦有点担心。“慢慢 地呼吸,就可以令自己松弛下来了。”
 
  海伦知道,看孩子这模样,一定是刚才的消息令他的心理大为震惊。 
  他明白自己的意思吗?
 
  他会相信吗?
 
  他会相信他已经令自己的妈妈怀上了他的孩子了吗?
 
  不会的!
 
  可能,他不会相信那事!
 
  “一般来说,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不可能在一个星期中每一天都可以 让一个女人怀孕。”
 
  海伦不得不向他解释了起来。
 
  “那怎么才会?”他的话冲口而出。
 
  “你还记得吗?每一天晚上,你那坚硬的鸡巴不是总是插在妈妈的身 体中吗?”
 
  “在你妈妈的身体中,你不是每一次都把火烫的精液喷进妈妈的小逼 里面吗?”
 
  “正是那些喷进妈妈的小逼中的精液,才令妈妈怀上孩子。”
 
  “那孩子,是你的!”
 
  “但是……但是……妈妈,那可能吗?我……你……我真的可以办得 到吗?要知道,我……只不过才十二岁。我的天,我的意思是……我才十 二岁,但却令妈妈怀上了我的孩子?!”
 
  “我的天,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
 
  “噢……我,爸爸……”
 
  孩子胡乱地在说着,他的嘴巴张开着,到了最后,再也合不拢了。 
  “是的,你说得很对,爱迪。我在想,这一次,我们真的遇上麻烦了 。你应该也记得起,你爸爸是九个星期前离开的,就算他离开之前跟我作 了爱,但那是九个星期以前的事了。现在我怀孕了,却是七个星期之内的 事,我的话,你听得明白吗?”
 
  她的手拉着儿子的手,按在腹部上,紧紧地不放。
 
  儿子在思索着,慢慢,他的眼睛张得老大。
 
  “爸爸是在九个星期前离开我们家的,但你却在七个……噢,不好, 爹一定知道他不是孩子的父亲,噢,我们真的有麻烦了,妈。”
 
  “我们当然是有麻烦,不但有麻烦,而且是天大的麻烦,你爹并非一 个笨蛋,爱迪。不过,我的检查也算上是及时,医生告诉我,在现在这段 时间,我可以考虑要这孩子还是不要。”
 
  “但是,爸爸是不会看那结果的,对不对?”爱德华紧张地问道:“ 他会看吗?”
 
  “很遗憾,爱迪,你爹是一定会看这结果的。”海伦无奈地说道:“ 你也知道,你爹一向对信息是很关注的,孩子。他是工程师,信息对他很 有帮助。如果让你爹知道我跟你偷情,不但是母子之间偷情,还在偷情中 怀上了孩子,他不把自己一头撞死才怪。”
 
  爱德华一言不发地坐着,他的手还按在母亲的腹部上,两眼盯着母亲 的眼睛,目光散乱而空洞。在他那幼稚的脑袋中,他觉得很混乱,很糊涂 ,一时间,他还没有真正弄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会儿,他的思绪又飞 回到刚放学时的活跃,他用手按着妈妈的肚子,两眼饶有兴趣地看着它, 手在轻轻地按摸着。
 
  “妈妈,我就要当父亲了,但我连一份工作也没有,我们该怎么办? ”
 
  “傻孩子,你担什么心,谁让你去工作了?放心吗,你无须现在马上 就工作的。你才只有十二岁,爱迪。”海伦看着正感觉手足无措的儿子, 嘴巴轻轻地一笑,说:“那只不过是我的烦恼,我之所以告诉你一切,只 是想让你知道真相而己,肚里的孩子,我想把他生下来,但我得仔细地想 一想,我要找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让你爸爸相信,这孩子是他的。是我 跟在一起的时候怀上的。你知道吗?两个星期之内,他就要回家了。” 
  爱迪一听他妈妈的话,当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看着他的妈妈,样 子很固执。
 
  “妈妈,你怎能那样,那孩子是我的,我才是他的爸爸。我要我们两 个人一起想办法,我会尽我所能地做点什么,只是,我们绝不要让外面的 人知道那孩子是我的,我们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是真正的爸爸,这是我跟妈 妈之间的秘密,是我们两人永恒的秘密。这秘密,除了我跟妈妈之外,谁 了不会知道的。”
 
  “宝贝,你长大了,成熟了,我为你刚才的话而感到骄傲。你成熟得 真快!是的,你说得对,我们必须要隐瞒真相,一定要保住这个秘密,我 们绝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否则,我就会去坐牢,在我们这个国家里,进了 监狱之后,孩子就再也保不住了。”
 
  海伦看着自己的儿子,她轻轻地叹息着。
 
  海伦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子也在看着自己的母亲,他们看得是如此的 专注。他们看得是如此的深沉。在他们熠熠生光的眼神中,彼此都流露着 爱,一种超越了母子之间,超越了性欲,超越了生理需要的爱。
 
  从儿子关注的眼神中,海伦感到很欣慰,因为,他在关心着她的安全 。
 
  他长大了,他成熟得赶快。他不但懂得如何用肉棒去安慰自己的妈妈 ,还懂得为妈妈操心!
 
  “妈妈,我有一个好办法。”爱德华把椅子转向母亲,正面对着母亲 说道。
 
  “哦,是吗,你想到了好办法了吗?那就告诉妈妈吧,快一点吧。” 
  “我要从医务室中找出妈妈的记录,我想,他们肯定有妈妈怀孕的记 录的,我们只要把妈妈怀孕的时间更改过来就好了。他们一定是在电脑上 保留着怀孕的日期的,对不对。”
 
  爱德华看着自己的妈妈,兴奋地问道。
 
  “对,你猜得不错,他们是把我的记录保存在电脑上的,但有一点你 不能不知道,如果医务室中没有人,他们的房就会死死地关上,要是他们 把门打开的话,那电脑的旁边就一定会有两个人在看着。你怎么去改动它 ?”
 
  “哦,那好办,我们可以偷偷地走进去,我想,这是我想出的最能解 决总是的办法了。”
 
  海伦认真地考虑着,她把儿子紧紧地搂在怀里,久久,不愿放手。 
  “你说得对,孩子,我们要想办法进医务室。这是我们的惟一办法。 我正在想,我们可不可以在它关门之后偷偷地闯进去呢。”
 
  “对,我想,不如我现在趁着他们现在有人在,先到里面看一看,然 后在医务室的周围瞧一瞧,看有没有门或者窗是我们可以用得上的。” 
  “天,我简直不能相信这一切。那我们就走吧。在我恢复理性之前, 让我们先做点什么吧。”一边说着,海伦一边从桌子旁边站了起来。 
  “走吧,妈妈。别担心,一切会好起来的。我们完全可心解决的。” 
  他们紧紧地拥抱着。然后,爱德华跑到门边,海伦从起居室中把手提 包拿起来的时候,他已经为母亲把门打开了。
 
  “我们走吧,让我们再次沉沦吧。”临出门,海伦摸了摸爱儿的头。 用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然后,母子俩一起往外走去。
 
  开了几英里的车,他们把车开进小镇中,一直把车开进医务室的停车 场。然后母子俩交换了一下忧虑的眼光,静静地坐在车中,一动不动。 
  在安静中,他们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医务室,爱德华把母亲的手拉了 过来,紧紧地握着。
 
  “我们走吧,妈妈,我们现在已经不能再回头了,除非我们找到个好 办法。要不,我们就会惹上极大的麻烦。”
 
  他推开了车门,首先跨出车外。
 
  “好吧,我的宝贝。”海伦把小提包拿在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2-01-19更新.